首页 > 行业人物 > 正文

上海工艺美术行业泰斗——贺志英
发表时间:2019-05-23 17:36:03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70706

摘要:台风最新路径,台风和飓风的区别,台地茶,台灯英文,波特五力,波斯菊种子,波斯帝国

贺志英

创办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

造就八十年代的一段不抹传奇

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有一家闻名全国的公司,1983年4月出版的《企业管理》杂志以“他们是怎样获得全国创汇第一的?”来介绍它,希腊总统萨采塔基斯、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夫人称它为“东方艺术之宫”。三十年前,它曾创下年创汇1000万美元,利润800万美元的记录,它就是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

而它的创始人便是本文的主人公——上海工艺美术界泰斗、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总经理贺志英。

八十年代,贺志英接待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江泽民,希腊总统萨采塔基斯、美国总统里根夫人南希、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夫人、印度拉甘地夫人、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等,专门为国宾和世界名人介绍和推荐中国艺术品。

本文带您走进这位上海工艺品展销公司的灵魂人物,回忆三十年前的那段光辉岁月……

从展览会到展销会再到公司

说到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他的诞生有一段故事: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庆祝1979年建国三十周年,上海工艺美术界准备举办一次展览会,集中展示全国优秀的艺术品,便筹办了上海市工艺品展览会,展期从1979年9月25日到年底。当时的目标是完成30万的销售额,但最后销售额超过原计划三倍多,达到了90多万。展览还吸引了很多外宾参观,市场反响超出预期的良好。

展览结束后,当时上海二轻局局长胡铁生觉得展览会的形式不错,从1980年开始,就把展览变成常态化的展销会,具体的操办工作交由贺志英全权负责。又过了两年,到了1982年,展销会正式改制为集体所有制的展销公司,公司地点常设在上海展览中心西大厅,取名为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贺志英担任总经理。

那时候,上海有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还有一家上海工艺美术服务部也都经营工艺品、艺术品。与他们不同的是,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的业务集中在全国20多个省市顶级艺术品,工艺品的对外零售以及小批量的批发上。

胡耀邦一个字3000美金

1986这一年工艺品对外销售额又取得了大幅度的增长,这年的11月20日,贺志英正在办公室写报告,这时办公桌上的一台电话机响了起来,平时打来电话的都是上海外办的同志,而打来这次电话的人却是上海市市委秘书长王力平同志。他说:“贺志英同志,明天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要到你们上海工艺品展销公司视察,请你们做好准备。”放下电话,贺志英的心情有些兴奋,他马上布置手下做好准备,迎接明天胡耀邦同志的视察。

第二天上午9点,上海展览中心西大门一阵忙碌,一辆辆市政府的轿车径直停在了上海工艺品展销公司的门口,江泽民市长、万学远秘书长陪同胡耀邦同志前来参观,作为公司总经理,贺志英亲自负责接待工作。他的任务就是陪同胡耀邦总书记参观介绍陈列着的各种艺术品。

上海工艺品展销公司是胡耀邦同志在上海调研考察的重要一站,上世纪八十年代,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国都在积极创汇,上海工艺品展销公司是创汇大户,也是上海重要的对外窗口,专门负责接待外宾,国宾及名人。一天的外宾接待量超过2000名,一年的游客总量要突破100万。八十年代,全国的工业产品需要20元才能创汇1元,而工艺品、艺术品只要1.5元就能创汇1元,创汇能力在各行业中名列前茅。那时,上海接待外宾的场所屈指可数,所以,凡是到上海访问的外国朋友基本都要到上海工艺品展销公司来欣赏购物。

被问起当时胡耀邦、江泽民等同志来公司视察的情景,贺志英历历在目。他说:“当时,我陪着胡耀邦、江泽民等同志从漆器开始参观,看了漆雕、象牙、玉器、四大名石、艺术地毯、丝绸、景泰蓝、金银首饰、当代名家书画等等。看到扬州玉雕厂制作的精品翡翠和白玉的时候,江泽民同志十分开心,他说:‘我们家乡扬州的玉器工艺是全国第一。’胡耀邦总书记那天精神也很好,我要搀扶他,他说不用搀扶我,还说他身体很好”。

“参观结束后,我与胡耀邦总书记、江泽民市长、芮杏文市委书记在接待室小憩,胡耀邦问我公司的经营情况,我把公司的经营品种,销售情况,外宾的反应向总书记做了介绍。胡耀邦总书记听到我们公司经营20多个省市名、特、优、新的工艺品后,他很兴奋,他说:‘你们这里的艺术品很多,很好,不过我看了一圈,觉得陶艺的品种太少,可以专门弄一个馆搞些陶艺。另外,民族工艺品的品种也要扩大。’贺志英回忆道,那天总书记兴致很高,和蔼可亲又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看到他一点都不会感到紧张。

兴致勃勃地座谈了半个小时后,贺志英请胡耀邦总书记题词。他回忆到,当时把准备好的内容“对外的窗口”,“友谊的桥梁”纸条交给胡总书记。胡耀邦看了看字条,笑笑说:“经理同志,我肯定帮你们题字,但是我的题字不用你们帮我想,我已经想好了。”胡耀邦同志想了一个叫“中华工艺荟萃”另一个叫“中华工艺集锦”。他问我觉得哪一个好?我说:“耀邦书记,就写中华工艺集锦吧。”说完,总书记大笔一挥,“中华工艺集锦”几个字跃然纸上。写完之后,胡耀邦总书记对我打趣地说:“我的一个字1000美金,放在你们这里卖吧。”江泽民市长则说:“一个字至少要3000元美金。”大家都笑了起来。

从上午9点开始参观,胡耀邦总书记一行在我们公司参观考察了2个小时,胡耀邦总书记是1986年来的,那年我们的销售额5000多万,到了1987年就达到了7000万,总书记来了之后真的是鼓舞人心,单位里从干部到员工热情高涨,决心要继续把工作做的更好。

与澳门赌王何鸿燊做买卖

在1978年调任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原上海工艺品展览会)前,贺志英并不是专门搞经营的,而是在上海市工艺美术公司工作,担任上海市工艺美术公司创新设计科科长。当时的工艺美术创新设计涵盖了玉雕、牙雕、木雕、漆雕、金属工艺、艺术地毯、陶艺等等。从1960年开始在这个岗位上工作,贺志英一干就是十八年。在此期间,贺志英对各类工艺品、艺术品的优劣、价格、好坏弄得清清楚楚。改革开放之后,他隐约地感到,未来中国的工艺品必须要走出国门,扩大对外销售。丰富的专业知识,加上敢想敢做,敢创新,使得贺志英上任展销公司总经理后做的风生水起。

“不懂工艺、不懂艺术,对产品不了解就不可能做好销售”,当时贺志英提出了很多新的经营思路。八十年代初期,计划经济在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都起着主导作用,所以当时很多人对贺志英提出“市场价格,优质优价,区别对待,分类作价”的想法不予认可,贺志英觉得价格不能一刀切,大师应有大师的价格,一般的东西就是一般的价格。1981年的一天,一位局长在工艺品展销公司看到一件黄杨木雕,标价4800元,他马上找来贺志英,问他凭什么标价这么高?还要把物价局的人叫来整顿价格。贺志英见了局长笑笑说:“这个作品是徐宝庆雕刻的,徐宝庆是海派黄杨木雕的祖师爷,大师就要卖大师的价钱,4800元一点都不贵。”果不其然,最后这件手掌大小的徐宝庆黄杨木雕作品以6800元的价格卖掉了。

贺志英以10万元收购的抛光超一流的极品孔雀石龙缸,最后以108万美金卖给了澳门赌王何鸿燊。以4.8万元人民币收购的45层透雕象牙球,卖给沙特王子15万美金。卖给日本政治家二阶堂进的一块鸡血石,进价2500元人民币,卖出12500元。希腊总统及夫人买了一匹22K金马摆件,以3万多美金成交。这些用稀缺的材质,丰富想象力做成的东方工艺品,结合了造型美、工艺美,让无数的外宾爱不释手,掏出腰包。所以当时很多人都说,上海工艺品的价格是被贺志英抬高的。

贺志英当年的工作态度是极其认真的,出国访问回来,下了飞机他就要赶回单位,工艺品展销公司也是365天天天营业,外宾什么时候来,他们就营业到什么时候,大家都卯足了劲要为国家多创造财富,那个时代只要是工作热情高,干活干得好的人都有机会得到组织的提拔,当然还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听组织的话,不过贺志英,并不是一个“保守派”,他当时有很多新想法。

比如在展销公司的商品陈列上,既有敞开陈列,专柜陈列,也有柜台陈列。把“欣赏、贸易、友谊”作为对外经营的宗旨,他还开发了一套的理论:“顾客第一、服务第一、信誉第一。”顾客的需要,就是服务的目标,为了方便顾客,可以当场购买,也可以委托国际包装出运;可以随身带走,也可以专程送货;可以成套购买,也可拆套购买;可以看样定制,也可来样定货。在付款方式上,现款、旅行支票、私人支票、电汇、信汇、信用卡都可以办理。这一系列举措在八十年代初期,可以说都是大胆的尝试。

在产品的定位上,贺志英提出了要做“名牌、特色、优质、新颖”的工艺品,俗称“名、特、优、新”,即是高档次、高品位、高水平的工艺美术品,也就是名家、名师、名作。这些产品因为对准了外国人的路子,所以当时公司的业绩可谓蒸蒸日上。因此,贺志英原本还有机会走上仕途,组织上问他是去机关做领导,还是继续做公司的总经理,贺志英觉得待在机关实在不是他的兴趣,还是坚持要做总经理,只是在1985—1988年期间,他同时兼任上海市二轻局外经处处长。这段日子,是贺志英最最开心和快乐的时光,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虽然钱算不上多,住的也还是老房子,但是看到国家满意、领导满意、员工满意,自己的幸福指数绝对比现在住大房子高得多。当时许多书画艺术家的作品也都在展销公司同步销售,其中一些现在已是天价。当时价格也便宜,他们拿着作品送给贺志英,贺志英也都一一谢绝。

贺志英的敢想、敢干,优秀的组织和管理能力在上海工艺美术系统是出了名的,他的气势、他的作风、他的本事都是尽人皆知的,兄弟单位不少人都来向他取经。

而他的这种能力,其实在他年轻时就已经显现,1954年贺志英就在蓬莱区(现黄浦区)政府负责搞经济工作。1955年公私合营,搞合作社,搞社会主义改造,他担任蓬莱区公私合营社会主义改造工作队负责人。改造之后,各行业归口,成立了蓬莱区工艺美术工作组,他担任组长。那时候的工艺美术工作组主要任务就是生产玉雕、刺绣卖给外宾。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贺志英开始与工艺美术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1956年,他又因为工作优秀,被调到上海制扇厂担任厂长,那一年他才25岁。他想为国家多做贡献,在厂里组织设计檀香扇,骨扇,团扇,丝绸工艺品等等,没日没夜地工作,日日夜夜待在厂里,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的无比热情,让单位的效益蒸蒸日上,当年还获得了上海市先进企业的殊荣。

我们不能给国家坍台

也许是自己年轻时受到过重用和提拔,贺志英在工作中也特别喜欢栽培年轻人,贺志英当时对员工提了十六字的要求:文明经商、优质服务,彬彬有礼,笑脸相迎。他曾经培养过的一位营业员,现在已经成为百联集团的副总裁。

贺志英回忆说:“20年前,当时我们单位有380多个员工,小伙子没有一个低于一米七,小姑娘没有一个低于一米六五。我们的招聘也是异常严格的,招聘的考卷都是考试前夜才从苏州运来的。通过考核的营业人员很多都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他们精通英语、日语。

优秀的人才,享受的待遇自然也不差,贺志英每次给全体职工开会,都放在中苏友好大厦(上海展览中心)的中央大厅,他还规定每次会议最多一个小时,超过一个小时可以自行离开。开会的时候,员工们坐在写字椅上,前面放着一听可乐,一听橘子水,还有静安面包房送来的夹着火腿的面包。这么好的东西,员工们都舍不得吃,最后带回家给孩子、父母。

当年最年轻的员工现在也已经四五十岁,当时的老员工现在年龄最大的已经有90多岁,直到今天,他们和当年的老领导贺志英还经常会聚会吃饭,对在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的那段岁月无比怀念。

除此之外,当时中国银行在进出口展销公司还设置过一个外币兑换点,贺志英把外币兑换的手续费作为公司的员工福利,最多的时候,员工在国庆节加班一天可以拿到300元的加班费,比当时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得多,这可是在八十年代啊。

公司还把每年的9月25日定为企业生日。那一天,公司员工的家属都被邀请来单位吃饭,人坐多的时候要摆上三十多桌,让家属感受到企业的温暖。职工过生日那天,公司除了给一天公休,还送一张贺卡,一个蛋糕。

公司业务有淡季、旺季,贺志英就安排员工淡季公休,少则5天、多则12天,他组织职工们去广州、北京、黄山等地旅游。到了黄山景区之后,职工们全身着西装,又会说日文、英文,人家还以为是日本游客来了。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当时二轻局离和平饭店很近,有一次,贺志英让员工去局里办事,门口的值班室人员却拦住,说:“你走错了,和平饭店在隔壁。”

还有一次,贺志英陪许世友将军参观,在一个景泰蓝柜台前,许世友问员工:你们每个月工资多少?员工说60-70元一个月。听到工资这么少,许世友转头来问贺志英,工资为什么这么低?贺志英回答道:工资是由国家规定的,但是奖金是高的,每个月可以拿个300-400元,听完这话许世友将军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当时单位效益好的的确吓人,也有人眼红,他给全员职工都做了西服,有人在背后说贺志英给员工乱发钱,经常喝茅台,抽中华。贺志英听到后说:“这些待遇都是局里面支持和奖励的,我们接待外宾,穿着和招待必须是高规格,不能让人家外国人觉得我们‘土’,我们自己也要有点腔调?不能弄得低人一等?每个外宾我们配2个人陪同,这都是有一套严格标准的,我们不能给国家坍台。”贺志英当时的办公室里有他的十几套西装,他是一个讲究仪表的人,他喜欢干净、不喜欢脏兮兮。看到贺志英八十年代接待外宾时的照片,以今天的眼光看举手投足也是风度翩翩、仪表堂堂,毫不落伍的。

1984年,工艺品展销公司成立五周年,筹备了一个庆祝和汇报活动,当时参加的有市委常委、工业党委书记黄菊,副市长倪天增,二轻局局长胡铁生,《文汇报》总编马达,上海市旅游局各个旅行社负责人,全国各地的工艺品公司负责人等总共三百多人。

原计划是8个冷盘,8个热菜的晚宴,没想到,到了下午三点,二轻局来电话说今天只能吃点心。贺志英说:“当时吃饭都要上面批款的,不能自说自话的。那天,我和黄菊、倪天增坐在一起,我说从行政角度来说,今天倪市长最大,应该坐在当中,从党内来说,黄菊书记应该坐在当中,而他们两位却说,贺志英,今天你是主人,你坐当中”。

吃点心前,贺志英还登台作了35分钟的汇报,把五年来的经营情况做了一些简要介绍,向大家表示感谢。下来后,黄菊对贺志英说:“你数字背的很熟,我要向你学习。”贺志英则说:“我普通话说不来,是常州普通话,你的普通话说的好,我要向你学习。”

没有行业的成功就没有公司的成功

1988年,为了把展销公司与全国的工艺品生产公司结合得更紧密,上海市工艺品展销公司产销联合体应运而生,提出了“产销联合,共同创汇,共同发展,共同富裕”的宗旨。由贺志英担任产销联合体理事长,北京玉器厂和福州工艺品厂的两位厂长担任副理事长,上海外汇管理局局长担任顾问。

贺志英当时说:“我们不仅要考虑到本公司的经济效益,更要关心工艺美术这个行业的宏观效益,只有整个行业繁荣发展,我们企业的利益才有充分保证,水涨才能船高。作为销售企业,我们离不开生产企业的支持,我们与生产企业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产销关系,而是鱼水相依,休戚与共的关系,生产企业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名牌化、特色化、适销化的产品,我们销售后,应该也要返回生产企业一些利润。”

“北京玉器厂提供的一件4.8万元的孔雀石摆件,最后卖了28万元,就返给生产企业5万元,这笔钱作为厂长基金,奖励给了厂里负责设计和制作的人,这也充分体现了产销联合体的宗旨。”直到现在,这些工艺品生产企业还是把贺志英当成他们最敬重的前辈。去年,一批上海收藏爱好者去扬州玉雕厂考察,贺志英并没有去,但当玉雕厂厂长知道他们是贺志英介绍来的时候,两天两夜全程陪同,还管吃管住。可以说,像贺志英这样在全国工艺美术界有影响力的人物,至今在上海还难以找出第二个来。

贺志英在工作中,还一直惦记着工艺美术界的老前辈对他工作的支持和关心。在1986年的一次会议上,他提出很多行业内的老艺人的社会地位与政治待遇与他们的贡献极不相称,这势必影响到工艺美术从业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他还曾提议要出版《工艺美术珍品集》并筹备举行了“上海市工艺美术老专家从艺五十周年大会”。

八十年代末,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郝建秀在香港最大的一家工艺品销售公司——香港中艺公司考察,看完中艺公司商场里的珠宝玉器、红木漆器、刺绣等艺术品后,她对中艺公司的老板说:“我们上海也有一个公司,规模也很大,档次也很高,专门接待外宾的,你可以去看一看。”中艺公司的老板觉得在大陆不会有比他们档次还高的工艺品公司,将信将疑。

后来,他到上海,贺志英带他参观了上海工艺品展销公司的各种艺术品。看完后,他说:“不得了,你们比我们香港的东西还要好,品种这么多,服务的态度和环境这么好,值得我们学习。”在贺志英全面、周到的介绍后,中艺公司老板先后在上海买了800万元的艺术品和工艺品。

除此之外,贺志英还多次受到美国、法国、日本、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同行的邀请,每次出国,贺志英的重要任务就是考察和了解国际市场的出口可能性和潜力,把在国外收集到的各种资料加以分析和整理,提供给工业部门,帮助他们改进出口工艺品的设计和生产。

他在外考察的文章,大多都被《中国工艺美术》、《中国经贸》、《外贸教学与研究》、《工艺品信息》等转载。他还在单位里专门成立了一个“市场信息研究室”,专门分析市场变化。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创新是一个公司的灵魂。”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在新的市场形势下,只有在“活”字上狠下功夫,才能使得企业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这一切都是贺志英对工艺美术行业一辈子的付出与心得。如今,他已经八十有余,但他还是默默关心着他钟爱的事业,悉心提携着年轻一辈,他的经营思路和理念直到今天,还给人们很多启迪和智慧。走路不漂,思路活络,卖相挺括,就是今天的贺老。他让中国的工艺品、艺术品立足上海,走向了世界,他的一生就是中国工艺美术事业跌宕起伏发展与变化的缩影。

 

分享到:

 

收藏